民族之光网论坛专题报道散文 → 浙东感受


  共有382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浙东感受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wnf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论坛游民 帖子:132 积分:148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0/3/23 21:49:54
浙东感受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7/30 20:22:42

 

浙东感受


 

“一道道山来一道道水,咱们中央红军到陕北。

一杆杆红旗一杆杆枪,咱们的队伍势力壮。”

7月8日上午,当我们这支来自福建的小部队,站在三北司令部原址――慈溪鸣鹤场金仙寺前湖边,看到一辆绿色大巴停下,一面红旗迎风展开,一支队伍浩浩荡荡走来时,就是这个心情。

这是来自上海新四军历史研究会浙东浙南分会的红二代,是我们朝思暮想的亲人,是主力红军!是我们寻找的大部队!

我们这支小部队,来自福建省新四军研究会,实际上就是一家人(我、妹妹王静浪、小姨周小燕)加二个观察员(陈黄河和陈娟)。我父亲王惜耶是个普普通通的三五支队老战士,1943年在余姚临山夏王宅负伤,被送到后方医院,认识了后方医院的指导员楼燕如和护士竹涛。30多年后,楼燕如成了我的岳母,三五支队老战士周柏生成了我的岳父;而竹涛阿姨嫁给了三五支队司令部作战科长,老红军徐端;再后来,我岳母和徐端伯伯去世,竹涛阿姨又和我岳父结合在一起。竹涛阿姨的女儿嫁给了三五支队战斗报主编丁柯的儿子,我岳父的儿子娶了三五支队汤伯衡的女儿。绕来绕去,三五支队老战士亲联亲,结成一大家子。现在这一家子里还有四位老战士健在,他们是丁柯、周柏生、王惜耶、竹涛。我们就是肩负着老人的重托,来寻找他们当年战斗过的地方。

我们的观察员陈黄河,她的父亲陈挺将军是闽东老红军,是兰田暴动的亲历者,是20军的元老,担任过60师第一任师长。我曾告诉她,浙东游击纵队是一支有文化的部队,一个连队,不仅有几十支钢枪,还有几十支钢笔。而陈黄河说,她父亲是连扁担放在地上都认不出是“一”的大老粗,就是要来看看,这是一支怎样的有文化的部队?


几天的参观学习过去了,我们收获累累,故事多多,满载而归。

我找到了南师附中同届的同学颜晓虹;陈娟找到了福州仓山小学的同班同学颜晓虹!

我和妹妹找到了父亲当年的老团长程业棠的女儿程胜利;小姨也找到了她父亲在福建前线广播电台工作时的技术人员程胜利!

小姨找到了她父亲在一旅八团的同事,团组织股长郑放宇的儿子郑同江;我也找到了同时在杭州当兵,只有一山之隔的战友郑同江!

小姨找到了她父亲在鲁南战役中牺牲的战友,二营营长李一群的女儿吕爱民!

我还找到了我爱人在福州三中的同学,老红军罗维道的女儿罗霞!

我们还找到了父辈老战友鲁冰的儿子小冰(王毅进)大哥。

我们还找到了父辈老战友徐志远阿姨的墓,回来后还找到了徐志远阿姨给我岳父的信!

郑同江还帮我们找到了我岳母的文章《三五支队后方医院》,接着我又找到了后方医院卫训班的三五支队老战士徐规善的孙女徐希苗!

我们还认识了柯晓明大哥、丁芃大姐,盛昌旦大哥,刘桢妹子,乔云云医生,浙南分会的范老师,胡老师,还有能歌善舞的高老师,沈老师。

上海新四军研究会浙东浙南分会的副会长陈晓光写了一篇《俯首亲吻浙东大地  敞怀拥抱四明山水》,真实地全面地反映了我们的收获和心声。


要说感受最深的是什么,我觉得不光是老区人民的热情。我在福建也曾到闽西、闽东、闽南、闽北老区参观学习过。老区人民的无私奉献和英勇牺牲,老区人民对革命事业的忠诚和信仰,老区人民对子弟兵的热爱,老区人民对革命后代的热情,每个老区都一样!倒是我发现上海新四军研究会浙东浙南的后代和福建的有点不一样。

福建新四军研究会的后代,由于历史原因,大部分是军队干部子女。地方上的干部子女,往往参加闽粤赣、长江支队和南下服务团研究会。这些军队干部子女的父辈,解放后和文革中,也有受到冲击和委屈的,但都是一些小坎坷。上海新四军研究会浙东浙南的后代就不是这样。

我碰到陈晓光副会长时曾问他:“晓光会长,您父亲解放后是干什么工作的?”他淡淡地回答:“我父亲是右派啊!”。啊,是右派,我就没问下去,怕揭开别人痛苦的伤疤。一天后,我在介绍我父亲在余姚负伤的经过时,晓光会长说,当时他父亲就在余姚主持工作,怎么不知道这事?我问他父亲是谁?他说名叫张光!啊!是张光,当时的余姚县委书记,我父亲负伤后,就是张光来察看伤口和派人将我父亲送到后方医院!陈晓光的父亲是张光!我当时激动的不得了,回来告诉老父亲,老人家更激动:多好的领导啊,可惜和杨思一书记一起被整,历经磨难,迟迟不平反,真是可怜!然后又感叹地说:我们真幸运,我们在部队!

8日晚在古窑浦村民活动中心广场举行联欢时,柯晓明大哥(明明是晓明,却喜欢大家叫他柯老)来了个即兴节目,他声情并茂的朗诵,惟妙惟肖的演出,情真意切的抒怀,对老区人民深深的怀念,引来大家一遍又一遍的掌声,一个村民情不自禁地扑上去和他紧紧拥抱。柯老的经历也很“平淡”,他的父亲罗白桦原是四明地委书记和自卫大队长,在文革中,被“四人帮”迫害,朝死里整。他这个上海外国语学院的高材生,到处漂泊流浪,教过书,做过“工程监理”,还搞了几个大项目。我注意到,这个来自大上海的柯老,竟穿着一件破旧的白衬衣,猛看过去,和普通的村民一模一样。

在鲁南战役中牺牲的八团二营营长李一群的女儿吕爱民的经历也很坎坷,烈士抚恤金领到18岁后,就靠自己打拼,最后又下岗了,现在领着上海最低的退休金生活。她一头白发,性格爽朗,在和柯晓民大哥表演白毛女时,情真意切,珠联璧合,让村民领略了原汁原味的白毛女!

给我们这个团当“总导游”的是盛昌旦大哥,一路笑嘻嘻的,每到一地,他都提前讲解,介绍风土人情。我也问过他的经历,他也很淡淡地回答:“我是可以被教育好的子女,在新疆插队”。“那你在新疆待了几年?”“29年后才回上海,如果再晚点,超过45岁就不能回上海了。”这个在新疆几乎待了半辈子的盛大哥究竟是什么出身?原来他的父亲盛幼宣参加过上海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参加过南昌起义,在广东部队打散后回到上海教书,是个地地道道的老革命!

还有丁芃姐,她对浙东的斗争史了如指掌,每到一地,她都利用休息间隙,叫村民开着摩托,到处去拍照,为了寻找当年的烈士墓,为了帮助一些后代找到父辈牺牲的地方。她的父亲是浙东大名鼎鼎的保卫、敌工科长丁公量,文革中差点被打成叛徒。就是这个丁姐,对人总是笑容满面,特别是对老区的人民和领导,毕恭毕敬,毫无架子。我们离开大部队时,就是她追上来,帮我们租了一辆车,送我们去火车站。

还有一个印象深刻的妹子叫刘桢,她长相俊美,脸上总是挂着甜甜的笑容,马前马后地为大家奔波。据说,她的父亲是新四军四师的,很早就被迫害致死。

说了这么多同志,他们有什么共同点呢?有!

他们的脸上没有傲气,也没有怨气,只有灿烂的阳光!在阳光下,透露出对革命的忠诚,对人民的热爱,对历史的敬重。他们为人谦和低调,做事认真踏实,一步一步地追逐革命前辈的步伐,他们无愧为真正的革命后代!这种崇高品格,深深教育和影响着我们!

这就是我们这次最大的收获!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总数 12 1 2 下一页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浙东感受








签名